环球商业

帮助中心 广告联系

环球商业

热门关键词:  悦支付  支持悦平台  悦平台  支持悦支付  as
热门TAG标签:体育艺术

艺术、体育等培训到底要不要审批?谁审批?

来源:未知 作者:dd 人气: 发布时间:2019-10-11
摘要:最近,后台收到好几条留言,都是培训机构办学者咨(tu)询(cao)教育部门审批(许可)范围的事情。对此,其实在4月时已发帖子探讨,在此再重复一次看法: 1. 按照现有法律法规,

最近,后台收到好几条留言,都是培训机构办学者咨(tu)询(cao)教育部门审批(许可)范围的事情。对此,其实在4月时已发帖子探讨,在此再重复一次看法:

1. 按照现有法律法规,教育部门审批的范围仅限于“文化教育”培训,不区分年龄段,但不包含艺术、体育等培训。目前贸然将已大量存在的机构纳入审批范围,极易引发全国范围内高发的群体性事件。

2. 艺术、体育等培训只有少数是需要审批的(高危体育项目需体育部门审批),大多不需要审批,可以直接登记。

3. 现有法律法规不健全,急需研究和完善。方向是缩小甚至取消审批,花大力气建立健全事中事后监管体系。

在有的区县,想写进营业执照的业务范围,但被告知必须经过审批取得办学许可证,否则只能注册为教育科技等公司;想申请取得办学许可证,但被告知非文化教育类的培训不在受理范围。好尴尬。

1、换个区县,注册的时候没要求取得办学许可证,工商也能登记,结果一不小心就被通知整改、必须办理办学许可证。

这样的境况,相关各方都是深受其害:对办学者而言,这就像走在马上,不知道是对是错;对消费者而言,这就像买面包不知道保质期;对行政部门而言,这就像士兵,不知道对手是谁。这真的是:

2、消费者与办学者的权益难以。监管出现了空白地带,就算地方教育部门“敢于担当”,也可能成为违法行政的被告;就算没有成为被告,对艺术、体育等培训也缺乏专业技术能力,仅能做些浅层次的形式管理。

以上这些表现,归结起来都在一个实质:培训机构的办学许可范围不清晰!全国各地,以区县为单位,部门意见不统一、履行职责战战兢兢,办学者则惶惶然、而消费者懵懵然。

1、就目前的,无论是面向未成年人还是面向成年人的,只要是“文化教育”培训,就都需要教育部门审批(对应的是人社部门审批职业技能培训)。

2、文化教育培训既包括中小学校内文化学科对应的校外培训,也包括经济学知识、法律学知识等其他文化知识培训。

3、艺术、体育等培训,明显不属于文化知识培训,因此自然不属于教育部门的审批范围。但是否属于其他部门的审批范围,有待梳理和明确,就目前所知高性的体育培训就需要体育部门审批。

办学许可证的来源于《民办教育促进法》第十二条,具体的表述是“(举办实施)其他文化教育的民办学校,由县级以上人民教育行政部门按照国家的权限审批”。请特别留意“文化教育”这四个字,按一般的理解都是不包括艺术培训、体育培训的。

作为规范性文件,国办发〔2018〕80号文只是强调了对文化学科知识培训机构要严格规范,并“鼓励发展以培养中小学生兴趣爱好、创新和实践能力为目标的培训”,根本没提艺术培训、体育培训等。难道这就把所有的只要是面向中小学生的培训全都算作“文化教育”培训?那么面向成年人的培训又咋办?

小朋友在健身房里跳拉丁舞也要到教育部门来领取办学许可证?从文件的层级上看,国办发〔2018〕80号文是规范性文件,不具有解释法律的效力,不可将其当作对《民办教育促进法》有关“文化教育”范围的解释。

《国民经济行业分类》(GB/T 4754-2017),适用于在统计、计划、财政、税收、工商等国家宏观管理中队经济活动的分类,虽不具有法律效力,但一定程度上代表着社会普遍认可的分类标准。其中P83对整个教育领域进行分类,其中职业技能等培训强调了要“有关主管部门批准”(并不限于教育部门),而艺术培训、体育培训等未就此作出。

说到这里,读者们想来也发现了:能明确的是文化知识培训是应当由教育部门审批的,艺术、体育等培训是否要审批、由谁审批依然不清不楚。究其原因,个人以为主要在于:

最直接的原因是法律法规不清晰、不全面,没有对各类培训分别进行清晰的。这是成文法国家普遍面临的困境——社会发展快,修改法律没法那么快,往往得在问题后才能真正推法。

培训市场上述掰扯不清楚的问题,前几年其实已经了。但是始终得不到足够的重视,没有纳入正式的讨论和研究中,制度上的健全就显得遥遥无期了。这背后的原因,是社会都没看到,还是视而不见?把含糊不清的一堆扔给基层部门去执行,最是!

如上所述,因为各种原因,造成了部门、办学者和消费者共同的困扰。那么我们应该做些什么?目前看重点在于部门和立法部门。

3. 或者二者并行,先由执行口径对部分机构进行明晰,再由立法构建全面的管理体系。不管哪种,至少都是推进,而不是永远含糊一团。

由某个部门牵头、其他部门配合,基于现有的法律法规,梳理各类机构的适用,明确设立方式与业务主管部门。其中,未明确列入审批范围的机构类型,均按照直接登记的方式设立。

基于上一步骤的梳理,由某个部门牵头、其他部门配合,或者由各个业务部门分别开展,梳理各类培训存在的重点问题,明确管理需求,推进后续的制度建设工作。

在后续的制度建设中,深入推进放管服工作,逐步缩小审批范围、不增加新的审批。但与此同时,花大力气健全完善事中事后监管体系。

预收资金安全、意外(包括故意、运动)等,是目前各类培训中关注度比较高的点。而这些问题的出现都是培训过程中的事情,不是审批能够实现有效管理的。

因此,应当也只能通过事中事后监管来实现有效管理,真正照顾到社会公共利益。但是,近几年国家强调的事中事后监管却未见得到真正的加强,“手段有限”成为经常听到的声音。就好像“国办发〔2018〕80号”了培训机构每次收费不能超过3个月,而收费的事情由市场监管部门负责监管,但市场监管部门对超期收费的机构却没有处罚的依据。

因此,信用机制、惩机制、行业自律机制、社会专业机构评价机制等社会多元治理机制,急需要推进建立和完善。

有效的管理才是真正对社会、对国家负责的管理,停留在把责任推来推去中是极不负责的行为,不如大家都承认现有制度的不健全,然后一起坐下来研究、建设。

责任编辑:d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