环球商业

帮助中心 广告联系

环球商业

热门关键词:  悦支付  支持悦平台  悦平台  支持悦支付  as
热门TAG标签:财富新闻网

【我们兰大人-43】金兴谊:给财富插上灵魂的翅膀

来源:未知 作者:dd 人气: 发布时间:2019-10-24
摘要:2019年4月17日,我校医疗系81级校友、远方药业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远方药业公司)董事长、甘肃远方爱心基金会理事长金兴谊与大学签订了向母校捐资5000万的捐赠协议。这是迄今为

2019年4月17日,我校医疗系81级校友、远方药业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远方药业公司”)董事长、甘肃远方爱心基金会理事长金兴谊与大学签订了向母校捐资5000万的捐赠协议。这是迄今为止我校收到的史上最大一笔校友捐款。

建校110周年之际正逢双一流建设的关键时刻,金兴谊的这一笔捐款不仅是他用未来10年的承诺给母校110岁生日献上的一份沉甸甸的大礼,而且是他关注教育事业、心系母校发展的实际举措,更是他对价值最大化的不懈追求。

其实金兴谊以捐款形式支持母校发展的举动从10年之前就开始了。百年校庆的2009年当年,金兴谊就给母校送上了“100”的心意:50万元注入“绪红—庄合助学基金”、25万元支持校庆期间举办的“中外大学校长论坛”、5万元支付百吨黄河源巨石的运输安装费、20万元用于支持学校开展脱贫帮扶工作。

自此开始直至此次捐赠5000万元之前,金兴谊已累计向母校捐赠553万元,金兴谊也因此于2018年9月17日校庆当日被母校授予“公益大使”的称号。而此次捐赠之后,金兴谊也成为为我校捐款最多的校友。

于社会,金兴谊也未曾忘记企业家的“天赋”责任。远方药业公司成立20年来,金兴谊价值的最大化不仅体现在公司这一物性的发展,更在于善良这一人性的。

公司成立后不久,金兴谊前往天水旅游。在景点的边悬挂着的一张张照片引起了金兴谊的注意。照片中是一个个小至几岁、大至十来岁的孩子,衣衫褴褛,灰头土脸,场景不同,形态各异,但都有一汪汪清澈的眼睛,眼睛里散发出的光,,透亮,这深深地感染了金兴谊。

这些照片出自天水一位名叫王搏的摄影师之手。王搏年少时因贫困辍学,1990年起便自发开展西部贫困儿童助学行动,自费拍摄贫困儿童,以举办摄影展的形式现场为贫困儿童寻找“一对一”爱心资助人,“每人每年大约600元的学费,就可以让这些孩子重返校园”。

进入21世纪,网络时代的到来和与大学有关组织的合作,王搏的影响力和知名度越来越大,“爱心·王搏计划”随之落地诞生。该平台主要负责采访挖掘失学儿童并发布到网站上,有意资助的爱心人士通过平台与资助对象取得联系。“爱心·王搏计划”网站显示,直至2006年,在该计划的“牵线搭桥”下,约12860名贫困儿童得到了社会好心人士的帮助。

随着我国普及九年义务教育力度越来越大,西部贫困儿童的入学问题基本得到了解决,大约从2006年开始,王搏将镜头转向了与之有关的另一个群体——西部民办教师——这一默默存在于西部乡村、山村的低收入甚至无收入的。

无论是为贫困儿童寻找资助人,还是为民办教师寻找帮助者,资金都是从资助者到被资助者的“一对一”的流动,“爱心·王搏计划”并没有从中受益,“这个平台的运转资金没有稳固的来源,我就想如果有一天这个平台运转不下去了,那么为贫困儿童和民办教师寻找爱心资助者的事情是不是就进行不下去了?”

2009年,金兴谊开始对“爱心·王搏计划”进行支持,“我们将这个平台纳入我们公司,主要通过给志愿者支付工资、差旅费和承担他们的活动经费的形式对平台予以支持,在平台的可持续发展中尽一点微薄之力”。

到目前为止,每年花费4万余元,金兴谊为该平台已投入50万元左右,而该平台已帮助贫困儿童约5万人、民办教师几百人。

如果说最初资助失学儿童是金兴谊源于善良的偶然之举,那么2014年启动的对甘南合作藏族中学和甘南藏族孤儿学校的捐助项目,则毫无疑问是金兴谊因于慈善的必然之选。

就在给母校捐赠5000万元之后不久的5月26日,金兴谊带着20万元再次来到了甘南合作藏族中学,来自迭部扎尕那的班代措、玛曲的特丹卓玛等100名牧区的贫困孩子,高兴地从金兴谊手中领到了1200元至2500元不等的。

这种场景出现在合作藏族中学已经有5年多了。从2014年开始,金兴谊便从初一到高三的6个年级的每个年级中选出20名学生,对这120名学生视家庭条件不同予以每人每年1200元到2400元不等的连续性的资助,“如果毕业了,就从新入校的学生中再选出20名补上,一直维持在总人数120名的规模”。

每年1200元到2400元的额度使学生上学起码不用为吃饭问题发愁分心,加上国家免除了学费、书本费和住宿费,这意味着贫困家庭的孩子能不能顺利求学基本不受制于家庭的经济状况,免去了很多学生上学的后顾之忧。

这5年多来,金兴谊到合作藏族中学的次数他自己已经记不清了,“总有十多次了”,资助人数达到了700多人次,资助金额达100多万元,金兴谊也成为该校全体师生和受益家庭心目中的“善大使”。

5月26日的捐赠仪式上,“善大使”又与合作藏族中学校长马登明签订了新的捐助协议,从今年起,未来5年每年捐助100名藏区贫困孩子完成初中、高中学业。

合作藏族中学是1991年当地为解决周边区县贫困牧户孩子上学问题而专门创建的一所寄宿制藏族完全中学,是国家级示范学校。在近些年的高考中,该校毕业生能包揽中央民族大学在的招生计划的三分之二以上,“有时候就仅仅一个名额没被合作藏中拿下”。

取得如此傲人成绩的因素有很多,但金兴谊所捕捉到并看中的是学生们在艰苦条件下发奋读书的韧劲,“合作藏中的学生绝大多数家庭经济条件都不是太好,面对来自的压力感和自卑感,他们内心更加,在这种情况下他们唯一能做的就是好好读书,也非常清楚唯有读书上大学才是改变命运的唯一机会,所以格外刻苦努力,取得的成绩也让人不得不叹服,你说这样的学生我们怎能不资助?”

“唯有读书上大学才是改变命运的唯一机会”,多么熟悉的话语和心情,这不正是徘徊在40年前“农民金兴谊”和“工人金兴谊”心底的呐喊吗?

甘南孤儿学校是一位名叫华旦尖措的甘南藏族人自行筹措资金建立的学校,专门为甘南的藏族孤儿提供上学机会,这无疑是一件利民惠民的好事。但由于资金短缺,孤儿学校的运转较为。

2014年金兴谊了解到这一情况后,毫不犹豫地伸出援助之手,设立专项对孤儿学校进行资助,每年投入10余万。

同样是因为国家九年义务教育政策在西部地区的力度加大,孤儿学校的发展慢慢步入正轨,“对民间资金的需求没有那么强烈了”,在4年间支持了近50万元后,2018年金兴谊停止了对孤儿学校的捐助,“我们应该去挖掘其他需要民间资金的地方,然后把资金投向那里”。

资金流向何处,是每一位企业家必须思考的问题。金兴谊认为,除了投资和生活必须的资金,其余超出自身消费能力的财富都是没有意义的,“担当社会责任是企业家的‘天赋’责任,一旦财富超出了财富创造者的驾驭能力,就要为它找一个更有意义的出口,回馈社会比选择安逸的生活更有意义”。

为自己寻找一个回馈社会的平台、为这部分“没有意义”的财富寻找一个更有意义的去处,是金兴谊孜孜以求的目标。远方药业公司甚至于2015年成立了甘肃远方爱心基金会,金兴谊任基金会理事长,此后,金兴谊无论是对社会的、还是对母校的慈善公益行为都依托甘肃远方爱心基金会开展。

作家毕淑敏在《孝心无价》一文中有言:“父母在,人生尚有来处,父母去,人生只剩”,对年近60的金兴谊来说,人生的来处只剩下给予其食粮的母校了,“更何况母校是培养社会主义建设者和人的地方”,自然便将母校这一家园视作践行社会责任的最佳平台。

2009年借着母校百年校庆的机会,在远方药业公司成立10年刚过的时候,金兴谊向母校分四次捐资100万,拉开了支持母校发展的大幕。

在这之后的10年间,金兴谊多次向母校这位“百岁老人”行实实在在的反哺之举,仅是此次捐资5000万元,其中3000万用于管理学院一流学科建设、1100万用于支持大学生综合素质提升、900万元用于110周年校庆及学校事业发展,就体现出金兴谊对母校即将迎来的双一流中期评估和第五轮学科评估的高度关注。

2018年一次偶然的机会,金兴谊得知为向学校110周年校庆献礼,大学大学生话剧团(于2018年9月1日正式更名为大学若水话剧社)正在重新编排和再创作纪念江隆基老校长的话剧《江隆基——从北大到兰大》,但因为资金短缺,编排工作陷入困局。

“江隆基老校长的必须出来,传承下去”,金兴谊当即“雪中送炭”,对话剧团给予了10年共计500万元的资助,话剧的编排工作才得以顺利进行。

《江隆基——从北大到兰大》是大学生话剧团于2015年编排的原创话剧,当年的演出就引起了较大的社会反响,曾获甘肃校园戏剧节最高项“最佳综合剧目”。

重新编排和再创作后的《江隆基——从北大到兰大》更名为《岁月有痕》,其故事情节更加充实,舞美设计更加优美,演出技巧更加精湛,于2018年10月20日晚在大学百周年纪念讲堂专场演出,获得了到场观看的北大和兰大师生、校友、社会人士的一致好评。

同为艺术类组织,金兴谊对若水话剧社的支持源于偶然,对远方合唱团则是“从头操办”,故而合唱团取名“远方”。

2016年4月26日,金兴谊向我校捐赠100万元,其中20万作为配套资金支持“童享计划——偏远少数民族地区儿童成长关怀社工服务行动”,80万则用于支持组建大学远方合唱团。

作为我校唯一一支校级并具有较强专业性与特色性的学生合唱团体,合唱团成立之初便由来校不同专业、不同年级、不同培养层次的100名合唱爱好者组成,随着合唱团的不断发展,不仅人数扩充到了目前的百余人,而且于2017年秋季学期成立了城关校区分团。

成立3年多来,远方合唱团先后排演了《长征组歌》《黄河大合唱》《在那遥远的地方》《咏梅》等一系列高水平艺术作品,于2017年10月从全国140余支合唱团中脱颖而出,荣获第十四届中国合唱艺术节金;于2018年4月参加第五届全国大学生艺术展演时荣获声乐类展演一等,朗诵《师说》荣获戏剧、朗诵类展演三等。

对于远方合唱团取得的成绩,金兴谊称之为“意外收获”,他说:“我支持成立远方合唱团的初衷只是提升大学生的音乐素养和综合素质”。

在他看来,双一流高校培养的大学生应该是综合素质高、社会责任强、做事能力硬的“尖”,而要想成为一个的“尖”,必须要有远大的志向、的、责任担当和家国情怀。

金兴谊的这一希望,正好与管理学院大学生领导力与社会责任发展中心开展的“大学生领导力与社会责任示范班”项目的培养目标不谋而合。

该项目作为我校大学生课外实践能力提升的示范性项目,以素质教育为基础,以培养大学生领导力和社会责任为主线,以培养一批有着出色领导力和强烈社会责任感的优秀大学生为目标,于2014年面向全校在校本科生招收了30名优秀学生,组建了第一期大学生领导力与社会责任示范班。

金兴谊受邀参加了2017年6月24日举行的班第二期结业典礼暨第三期开班仪式。仪式上,他分享了自己的创业历程,从民营企业家的角度阐述了领导力和社会责任的内涵,希望们能够多接触社会,通过实践来发现社会问题,通过解决社会问题来提升领导力,并表达了捐资班的意愿。

半年之后的12月27日,金兴谊向母校捐赠108万元,用于支持管理学院大学生领导力与社会责任示范班和研究生支教团等。

对研究生支教团的支持,一方面仍然体现着金兴谊对大学生综合能力的高标准和高希冀,另一方面则是因着他自己的“支教岁月”的青春情怀。

在这支教的一年间,除了每周六晚上看看宕昌一中唯一的一台黑白电视机,平常没有任何的娱乐活动。课余,金兴谊做的最多的就是阅读自己喜欢的物理、地理、天文、哲学等领域的书籍,再就是爬上学校后面的山坡,躺在山上思考人生。

夜空明亮澄澈,周围安静到死寂,在金兴谊的脑海中来来回回“游走”的只有一句话:“我这辈子要怎样度过?”

其实40年前的“农民金兴谊”和“工人金兴谊”就反复思考过这个问题,当时的答案很明确:“唯有读书上大学才是改变命运的唯一机会”,不同的是现而今大学已经毕业。一年的支教期限结束后就将回到学校终身为教,曾经大学教师确实是金兴谊心中神往的职业,但现在,怎么有点了呢?

出生于1961年的金兴谊,上小学至中学期间正值时代,“基本没学到什么东西”,1976年年底高中毕业时甚至连硫酸、盐酸等基本的化学式都不会写,1977年初便到永靖县三原乡了。

冬天早上六点半,拉着架子车,扛着镐头铁锨,金兴谊和其他人就出门了,平整土地,开发梯田,直到晚黑透了才回来。镐头抡向冻的硬邦邦的土地,屡屡被震裂。每天一个工分只值5分钱,但这并不够每天吃饱肚子。

恢复高考的消息如一束强光穿透照进了当时很多年轻人的,金兴谊也不例外,这辈子怎么过的问题很快便有了答案。

于是白天在山坡田间锄地耕田,晚上在煤油灯下彻夜苦读,金兴谊开始备战高考,“所以那时候特别盼望下雨,下雨了不能干活,就能有更多时间学习了”。即使是1980年到电厂做电工期间,金兴谊也没有放松过学习。

就这样,用了3年左右的时间,补上了前面10年欠下的功课,1981年通过高考预考、参加正式高考,作为班里考上本科的两人之一,金兴谊顺利考入原医学院医疗系,“考得最好的居然就是化学”。

原本有志于理工科的金兴谊对医学其实并不十分感兴趣,“需要死记硬背的东西太多了,这个不是很适合我”,但在当时普遍珍惜上大学机会的浓厚的学习氛围下,前两年里他也总能考得全年级近300人中前十名的成绩并获评学习标兵。

慢慢地,金兴谊把更多的精力转向涉猎更多的知识,常常在天文地理物理等知识的海洋里徜徉,常常与卢梭萨特佛洛依德“对话”,《钢铁是怎样的》更是床头必读。

金兴谊尤其喜欢天文,天文里时间的概念让他感受到了个体人的沧海一粟,感受到了人的一生的转瞬即逝,如何将短暂的一生过得有意义,又成为金兴谊反复思考的问题。

从最初对大学教师这个职业的神往,到渐渐发现它其实并不适合自己,继而到对创业经商产生兴趣,再到彻底放弃大学教师这一职业,金兴谊用了11年的时间。

2019年五一假期,金兴谊来到了中国的转折点——遵义,参观遵义会议会址,沿着赤水河谷行进,有感而发写下如下文字并发到了远方药业公司党支部的微信群里:

今天是“五四”运动一百周年,借五一小长假,来到中国转折点——遵义,随后沿着赤水河谷行进,领略伟人的军事艺术才华。四渡赤水是军事指挥的得意经典之作,当年的红军将士,转战于深山河谷之间,经历着千难万险,与敌厮杀斡旋于赤水两岸。将孙子兵法用到了极致,用“蒙太奇”的手法,指挥红军将士穿梭于敌重兵围堵之缝隙,红军两渡赤水,出其不意再克遵义城;奇兵二次两渡赤水,声东击西,飞渡乌江天险;调虎离山,摆脱敌军围追堵截,直抵金沙江畔。当年,在赤水河两岸,数以千计的红军将士,用生命和鲜血谱写了他们生命中最为壮丽的诗篇。今天,一代代青年奋斗者,他们传承着五四之,不负青春,不负,在赤水河谷,架起一道道彩虹;在崇山峻岭,筑起一条条高速,使赤水河谷与世界相连。令人意外的是,赤水河谷有许许多多,格外鲜艳夺目的三角梅,它们在河谷、在山涧怒放着生命!原来它们是被年轻的红军战士的鲜血所染红,原来它们在替红军战士怒放着年轻的生命,原来它们在陪伴着当下青年一同实现伟大的中国梦!

在金兴谊看来,2019年不仅是医药行业的低谷期,也是远方药业的转折点,之所以选择在这个特殊的时候前往红色圣地,就是想再次感受中国的波澜壮阔,再次先烈的崇高,激励自己和团队不断奋斗,“咱们校庆提出的坚守奋斗的主题我觉得特别好,我还要再奋斗至少10年,这样才能兑现对母校的承诺。过段时间要带我们支部的们再去一次遵义,让大家都接受红色文化的洗礼”。

金兴谊并不是远方药业公司党支部的支部,但他一直以来高度重视支部建设和教育工作,“公司的一定得是业务,是要能发挥先锋模范带头作用的,当然我自己就要首先发挥好示范引领作用”。

为提升个人理论水平、做好支部工作,金兴谊养成了每日必看的习惯,在他办公室里显眼的摆着一个报刊架,满满地放着近期的各类,《甘肃日报》、《日报》等更是摆在办公桌上,“上涉及国家大政方针、大事要事以及我们行业相关的文章我都会精读,其他的根据兴趣选择性地读,有时候忙的实在顾不上读的时候,我会把那期留下,后面抽时间也一定会读掉的,你看这几份就是这两天积压下来的”。即使这样,金兴谊依然担心自己做不好支部工作,便为公司聘请了一位退休以前从事相关工作的同志来公司做专职的党支部。

远方药业公司党支部成立于2017年,现有20余人,占到公司总人数的近20%,“这里还有一个小插曲,我的组织关系当时要转入公司党支部的时候,给咱们学校党组织补交了十万五千元的党费,应该是咱们学校收到的个人单笔最多的党费吧。”

1986年本科毕业前夕,金兴谊与另外两三名同学一起成为同级同学中的首批,介绍人是曾给金兴谊所在班级讲授了一学年《中国史》的王英老师和年级主任范生耀老师。

在金兴谊心目中,《中国史》是对自己思想的启蒙,王老师就是自己人生的启蒙老师,“对王老师更多是吧”,加上王老师的儿子因车祸导疾,多年来金兴谊一直保持着每年教师节看望王老师的习惯,从未中断。有一年教师节正逢中秋节,金兴谊带着月饼鲜花前往看望,随手拍的几张照片发到朋友圈里,得到了很多人的点赞关注。

金兴谊无时无刻不在:父母赋予我们生命,时代赋予我们机遇,社会赋予我们成长,生活赋予我们,大家赋予远方未来。

在远方药业公司成立之前,金兴谊曾查询搜集民营企业的有关信息,注意到“那时候民营企业的时间普遍就是两三年,我们要做成优秀的民营企业,首先就要方向正确,经营持久”。

公司成立几年后,金兴谊不仅推动成立了专门负责企业文化建设的部门,还亲自设计了公司的logo:由“远方”的首字母“y”和“f”的小写花体组合而成,外围圆圈未完全闭合,像巨龙腾飞,又似黄河九曲,未封闭的口子既是的胸怀,又是广阔的视野。

对团队,金兴谊设定了团队的价值观:挑战人生,回馈社会,简单,机智做事。最终实现让远方团队的每一位能够拥有一份有的职业,拿一份有的薪水,过一种有的生活。

对公司,金兴谊也有公司层面的价值追求:担当责任,传递价值,主动纳税,提供就业岗位,配合完成医改,服务人类健康生活,做一个受行业、受社会尊敬的企业。

如今,在360多家医药企业中,远方药业公司占据了10%的份额,金兴谊的目标瞄准了40%,“还有三倍的空间需要我们去努力,去奋斗”。

奋斗,创造价值,回馈社会,再奋斗,再创造价值,再回馈社会……这个良性循环,就和金兴谊的公司名称一样,无限延伸,无限上升。

“人逢喜事爽”,这话对于一个学院来说也是一样,在这个即将迎来兰大110岁生日的夏季,核学院上上下下都呈现出欣欣向荣的面貌。去年6月刚刚加盟兰大核学院的侯小琳教授捷报频传,先后斩获两项重量级项:2019年度弗拉基米尔·马耶尔勋00...阅读详细内容

责任编辑:dd